南通家纺城的创业故事_凯时娱乐网址
南通家纺城的创业故事
分类:创业故事 热度:

  从靠绣品换取各种票证,到成为走街串巷“提篮小卖”的行商,从行商到坐商,再到“互联网+”背景下的行商坐商结合,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川姜镇及周边乡镇的家纺业,就这样走过了几十年的发展历程。如今,位于川姜镇的南通家纺城草根创业集聚效应凸显,产品涵盖巾、床、帘等10大类,从业人员40多万,一年成交额超600亿元。

南通家纺城的创业故事

南通家纺城南通汽运飞鹤物流中心员工把家纺产品装车外运

  发端于“浮萍”

  说起南通家纺,不得不提及“叠石桥”。叠石桥是建于清代光绪年间的一座木桥,因两边桥墩叠了几块石板条而得名。后来水系改道,桥没了,“叠石桥”的名字却留存下来。叠石桥的东边,属于海门市的三星镇;西边,则属于通州区的川港镇(川姜镇由川港镇和姜灶镇合并而来)。

  两镇交界处,常是“三不管”地带。上世纪70年代,当地农民迫于生活压力,在这一带偷偷摸摸从事一些票证交换——粮票、布票、肉票、副食品券等。既没票证也拿不出多余农产品的农民,只能出卖自己的“心灵手巧”——当地不少农家妇女擅长绣花。

  没想到,绣品大受青睐。很多人用倒腾来的票证换下这些绣品,拿到上海、南京、苏州的里弄小巷,换得更多的票证。久而久之,“票物交换”变为钱物买卖,且绣品成了主角,顺带扩展到布料、丝绒、花边、床单等衍生产品。

 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来,叠石桥的绣品交易飞速发展。三星镇在叠石桥附近划出6亩农田,搭起简易摊位;川港镇在叠石桥西的志浩村,不声不响盖起了小市场,租金、税费比东边更为优惠。

  今年62岁的龚利华,在两边还未设置市场时,就开始“走街串巷卖枕套”。

  手里拎着帆布包,前胸后背还有两个大包裹,满满当当装着600多对枕套——1980年,龚利华第一次出远门,直奔哈尔滨。“第一次就挣了1000多元。”龚利华说,当时他在农具厂上班,一个月工资才42.5元。尽管父亲认为这是“投机倒把”,但是龚利华再也安不下心上班了。两年后,他摔掉“铁饭碗”,专门做枕套生意。陕西、山西、山东、安徽,都有了他的足迹。

  一些不安于现状的年轻人,也加入了销售大军。慢慢地,他们开始向商场拓展,除了批发,还设立专柜。“那时做生意的人太少,没多少人看得起我们,因为他们没尝到其中的甜头。”龚利华的个体户生意,一直持续到1997年,年销售利润不低于100万元。

  10多年前,通州市(现已改区)出台激励措施,许多中小微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崛起,特别是在川姜镇及其周边,形成了完整的家纺产业链。2006年,南通家纺城应运而生,家纺面料、会展研发、仓储物流等一应俱全。

  电商!电商!

  2006年,龚利华的儿子龚懿峰大学毕业后,想开办自己的公司。“电商”的出现,给了他实现“奇思妙想”的机会。“什么是网络销售?什么是电子商务?我听都听不懂。”龚利华说,当时的外贸情况非常好,但儿子固执地从上海、南京等地请专家来上课。“光讲课费就几十万元,儿子听得津津有味,我却云里雾里。”到后来,儿子提出“给股份”,不再给讲课费,希望专家能将电商知识“和盘托出”。对此,龚利华更是顾虑重重。

  显然,在接受新生事物方面,年轻人的能力是最强的。南通很多年轻人,正通过网络,改变着父辈谋生、创业的方式。

  川姜镇志南村12组的黄鸟飞,不少亲朋都在做家纺生意。网销刚兴起时,26岁的他就辞去工作在淘宝上开起网店。半年后,转而面向网店批发家纺套件。3年多时间,其年销售额已超过千万元。“我们从图片、发货、售后等方面,为其他网商提供全套服务。目前,我们供货的QQ群就有几十个,常年活跃客户超过5000人。”黄鸟飞说。

  目前,南通家纺的“下游”产业链已成规模。据调查,在南通家纺城,排名前三的快递公司,每天发件总量在9万单左右,加上其他快递公司,保守估算,整个家纺城一天的快件发货量超过15万单。

  龚利华的选择是对的——他在家纺外贸生意火暴时,没有阻止儿子的奇思妙想。儿子注册的“蔻姿”,去年销售1.4亿元,利润在10%以上,生意做得比自己出色多了。而且,已有上市公司伸出橄榄枝,要与“蔻姿”战略合作。

  业精于勤

上一篇:青春,在奋斗中闪光 —拉孜县女大学生次央的创业故事之一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